举报人记错官员姓名 纪委抓对姓名高度类似贪腐人

前不久,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胡云犯纳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并处分金20万元。

这一切都要从一封举报信说起。2017年底,区纪委监委收到关于安定门街道某科级干部与商人刘某某存在不合理经济往来的举报信,线索转到我地点的第六纪检监察室进行初核。我们在初核过程中发现,与该科级干部存在经济往来的人员中有一位刘某,与刘某某姓名高度类似。

“会不会是举报人记错了姓名?”最终查证,名字虽然写错了,但确有其事——刘某正是举报信中提到的刘某某,是安定门街道违法建设吊销工程项意图某公司法定代表人。

“拆违工作关连重大,要主动反击,从单个线索捕捉连带线索,注重顺藤摸瓜,彻查案中案,确保‘疏解整治促提高’工作廉洁开展!”依照有关领导要求,我们除派专人对举报信中提到的状况进行核查外,还以刘某为打破点,全面深化调查该街道在拆违工作中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

通过对刘某社会关系进行详细梳理,胡云引起我们的留意。调查发现,时任该街道就事处网格化效劳管理分中心主任胡云,长时间与刘某存在异常经济往来。跟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化,胡云涉嫌纳贿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考虑到此案案情重大、存在串供的可能性等,我们按程序报批后对胡云采纳了留置措施。

“我是向他借钱了,因为我们俩熟啊,等我手头宽余了是要还钱的。”到案之初,胡云表明自己确实向刘某“借”了钱,但却不肯照实告知借款事由、钱款去向、钱款性质等要害事实。

“我们要严厉依规收集、辨别证据,构成彼此印证、完好安稳的证据链。只需把功课做足了,他就没方法狡赖。”在案情研判会上,调查组组长给后续工作“定了调”,也给我们吃了“定心丸”。我们屡次找到刘某等相关人员了解状况,并综合运用多种调查措施,进行仔细分析和科学研判。

“为什么不向其他朋友借钱,而是向管理效劳对象借钱?为什么借来的钱是用于全家旅游、租车、买车等?为什么借钱的时分没有约好还款日期,在具有偿还能力的时分也没有还款?”面对我们提出的问题和摆出的证据,胡云无法自圆其说,最终照实供述了自己的违法事实。

2015年至2016年间,胡云在掌管安定门街道就事处综合执法组办公室工作期间,使用负责牵头组织、协调辖区内违法建设专项整治和吊销举动的职务便当,以借款名义,先后3次向承揽安定门街道违法建设吊销工程项意图两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讨取钱款18万元,用于个人家庭消费等开销。

为什么胡云要,刘某就同意给?刘某在谈话中给出了答案:“他可以直接抉择我们公司在安定门区域的事务量,他张口说要用钱,不管真的假的,我都得容许,毕竟我要想在他主管的规模内做好事务,就得跟他维持好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