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救治古树名木85棵 张本光的“治树”之旅

摘要: 龙洋网讯:到过遵义会议会址纪念馆的人都知道,在会址旁,有一棵老槐树。80余年的时间里,老槐树见证了遵义会议的召开,也见证着遵义这座前史文化名城的开展与变迁,时至今天,老槐树仍然坚硬地守护在会址旁,枝繁叶 ...

讯:到过会议会址纪念馆的人都知道,在会址旁,有一棵老槐树。80余年的时间里,老槐树见证了遵义会议的召开,也见证着遵义这座前史文化名城的开展与变迁,时至今天,老槐树仍然坚硬地守护在会址旁,枝繁叶茂,满树繁花,成为游人必看的一道风景。

然而,不为我们所知的是,跟着树龄的增加,再加上病虫害的侵袭,老槐树早年五次生病,生命垂危;又被五次救治,枯木回春。救治老槐树的人便是张本光,原遵义市林业局高级工程师,现已64岁了。

这只是张本光救治的古树名木中的一棵,从1992年开始,在26年的时间里,他合计救治古树名木达到了85棵,正因为如此,我们都尊称他为“古树名医”。

五次医治,成功救下遵义会议仅有的、活着的见证者

“遵义会议的召开时分老槐树便成长在这里了,它是这个重大前史工作的证物,是中国共产党阅历伟大转折的见证者。”遵义纪念馆原馆长雷仁光在承受记者采访时曾这样说道。

至今,张本光还明晰地记得,,那是2003年的一天上午,正在上班的他接连接到多个手机,被奉告遵义会议会址旁的那棵老槐树生病了,期望他前往诊治。

事实上,在这之前,纪念馆方面已联络过多位林业科技人员,可是对方都深感职责重大,婉辞谢绝了。

“虽然它只是普通的刺槐,然而它却是遵义会议纪念馆里仅有的有生命的、活的文物,是名副其实的名木。要去,就有必要要治好,这是作为林业工作者有必要担任的职责。”张本光义无反顾地赶往纪念馆。

抵达现场,经仔细查看,张本光发现:受病虫害影响,老槐树中心有空泛;再加上细菌很多堆积,导致树干长出了“大肿瘤”。日积月累,老槐树“病入膏肓”,从而呈现干枯的现状。

“能救活吗?”原纪念馆馆长雷仁光在一旁着急地问。

“能!”张本光斩金截铁地答复。

“治好需要多长时间?”雷仁光问。

“你给我一个月。”张本光答复。

找准了病因,张本光使用了表里兼治的方法,对老槐树打开医治。针对中心空泛,选用农药熏蒸,去除掉里边病虫害;针对“大肿瘤”,则采纳消毒加“外科”手术的方式,将“大肿瘤”从树干上悉数切除。同时,通过修复手术,力争让老槐树回复到生病前的模样。

在张本光的精心调节下,20天后,老槐树长出了新叶。